模范就在你身边——小区保安于波:舍小家为大家
  信息公开   更多  
馆藏新书通报
广西数字资源平台
网上联合参考咨询
国家数字图书馆
  地方文献   更多  
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
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
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
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北海文史专辑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地方文献 > 北海历史文化500题
永安古城和大士阁探踪
点击:4668  来源:北海日报  作者:范翔宇
 
    永安古城内的大士阁又名四排楼,位于合浦县城东南85公里永安古城的中心,因在阁楼上供奉观音大士而得名。
    大士阁的建成年代已无可考,一说建于明洪武年间(1368-1398年),一说始于明万历四年(1576年)。虽然始建年代之说有差异,但大士阁建于明代,在清道光年间曾重修一次,是确定的。
    大士阁是由两座敞开式的亭阁相连的建筑,但其内部构造和上、下层平面却是一个统一的整体。它采用具有南方建筑特点的穿斗式和抬梁式相结合的大木构架,整个建筑以后座的四柱厅为中心,全阁坐北向南,分前后两阁,后亭高7.43米,前亭高6.38米。建筑面积248.5平方米,底层建筑面积为167.5平方米,二层建筑面积为81平方米。面阔3间,进深6间,分前后两阁,上下两层,前后阁相连通,中无天井分隔。上层阁楼式,下层无围栏敞开式,整个楼阁大木构件全部用南方铁木,主要承重结构为36根圆柱,柱基为雕刻宝莲花的石垫,其中一根立柱柱脚悬空,是全阁最精巧、最奇特的部分。最令人惊讶的是,36根圆柱支撑在入土10厘米的宝莲花石垫上。石垫下没有任何人造基础,使得整个建筑布局精巧,结构严密,合理协调,艺术精湛,构成一个优美稳固的统一体。
    屋檐有三级挑梁,每级均有木垫子承托,亭内各梁间也有木垫子作支承。两亭檐部紧连,均为重檐歇山顶,屋顶用板瓦、筒瓦仰覆相扣。每顶有九脊,各条脊上都有精致的花纹装饰。前座的正脊正吻兽是一对展翅凌空的凤凰,脊正面中央是一幅二龙戏珠图,两条堆贴浮雕的游龙栩栩如生。
    后座的正脊正吻兽则是一对鼓目圆睁的龙首鱼身怪兽,鳞、角分明,凶猛异常。各条垂脊、戗脊的装饰更为丰富多彩。有的垂兽是仰首欲腾的蛟龙,有的脊兽是雄狮戏金钱,还有各种形象生动的鸟、兽,果、树、百草花卉等浮雕,把各条脊的正反两面装饰得色彩斑斓,充满着浓厚的生活气息和民间艺术特色,艳丽壮观。大士阁在建筑学上有很大的科学艺术研究价值,更是研究南方古建筑的重要实物资料。自明代以来,合浦曾遭多次风暴袭击和地震,附近几里内庐舍倒塌,该阁却岿然屹立,是合浦县保存最长久、最完整的古建筑物,现为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单位。
    大士阁的建设与永安古城有着密切不可分的关系。
    在一般的史料叙述中,多引新编《合浦县志》(1994年版)所记,永安古城建于洪武二十七年(1394年),由千户牛铭始建。
    其实,永安古城的建成年代和大士阁一样,也没有确切、具体的年份记载。
在“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”保存的明崇祯十年(1637年 )版《廉州府志》卷六“备倭”篇中是这样记载的:皇明洪武二十七年七月,始命安陆侯吴杰、永定张金宝率致仕武官往广东训练沿海卫所官军,以备倭寇。天下镇守凡二十一处。广东曰备倭巡视海道副使一员,都指挥一员,卫指挥一员,专管巡视海道。副使备倭都指挥节制所辖永安、钦州二所,各官一员,督管军船三艘,旗兵三百名,各分工上下班出海巡哨,以防倭寇。”从以上的记载中可知,永安古城是为备倭而建的军事设置,名曰永安防御所,而且规模也不小。管理永安城的官员叫千户,明代的千户属于正五品官阶。管理永安城的官职全称是:永安防御所千户,在行政上要派一个县丞驻所去配合协调工作,这个县丞就是副县长。
    永安防御所设置之初,其功能还是单一的军事防御,即备倭。到了嘉靖年间十六年(1538年),朝廷把设在涠洲岛的游击营官署撤销后,移驻永安城,永安防御所的地位和功能就日益突显。为了配套永安防御所的设施,朝廷还采取了一系列军事措施予以加强,在永安城周边建了烽火台(烟楼)、哨所、炮台、汛兵(站)等。在城内建有守备公馆、珠池公馆(为内使即太监专设)、社仓(粮仓)、和融书院等。驻在城内的官员也就多了,除千户、县丞外,还有守备、指挥、太监及各等官员。
    为了解决军事、行政及民生之需,经廉州府核准,设立了永安圩,时为廉州府辖的四个官办圩市。
    至此,永安城由单一的军事防御机构,发展成为雄踞“高雷琼海道咽喉”的重要的军事要塞城堡和行政中心,辖区包括今山口永安以南及沙田镇全境,由此可见永安城的规模和功能所在。此时的永安城,城高一丈八尺,周长四百六十一丈,城壕长五百丈,窝铺一十八,有四个城门,城门上有角楼、月城楼和敌楼,城内建有正厅、左右厢房、吏目廓、重门、鼓楼、文庙、武庙、城隍庙等。可惜的是,如今,永安古城及城内建筑早已损毁,仅存南城墙西头和西城墙南头残垣。
    由于大士阁和永安古城缺乏具体的建成资料,使得人们在对大士阁和永安古城的探究中,有了许多传奇轶闻,多了几分神秘的色彩,成为古城文化的一部分,世世代代在人们的口中流传下去,更增加了大士阁和永安古城的无限魅力。如今,走进古城遗址,你都会从老一辈永安人的口中,听到“梦建大士阁”、烟墩岭考究”、仙人遗痕”、林彪指挥所”等许多关于大士阁和永安古城的故事。
 
    梦建大士阁
    大士阁不用一钉一铁而构成一个优美稳固的统一体的鬼斧神工,倾倒了古今中外的游客,工匠名师的同时,也在民间留下了“梦建大士阁”的传说。
    大士阁是建在永安古城中心位置的,在永安古城一般乡民的心中,是古城吉祥的象征,因为大士阁的建成,在他们心中不但有着共同的寄托,还有着一个共同的神奇之梦。这个神奇之梦又是同在一个晚上。有一天晚上,永安城里的居民都做了一个梦,一个白衣仙人在问他们,要在城中建一座宫殿,问他们是否愿意参加?梦中答应参加修建宫殿的人,在梦中都参加了劳动,并且第二天一早起来都感到满身疲倦。令他们惊奇是,当他们来到梦中劳动工地的城中心时,竟然出现了一座宫殿。在宫殿旁还建有一排碑廊,碑廊上刻着参加建宫殿者的名字,更使他们惊讶的是,凡是前天晚上在梦中报名参加修建宫殿的人,都有名字在上面。于是,乡民们经过商议之后,根据前天晚上大家见到的白衣仙人的形象,认定是观音大士显圣在永安城修建了这座宫殿,就一致决定把这座宫殿作为观音法座的道场,即是大士阁了。据乡间传说,大士阁安放了观音大士法座后,一些当初没有在梦中报名参加修建宫殿的人觉得不好意思,就慢慢的迁走了。
 
    烟墩岭“群羊化石”
山口有个烟墩岭,原本是火山运动的结果,火山喷发时,喷火口在逐渐的燃烧中还不断的冒烟,因此,当地人将之称之为“烟墩岭”,山顶上的天坑就是火山岩浆喷发时形成的,故称“山口”,这也是后来“山口”地名的由来。山顶上的天坑曾经是一年不断的凛冽清泉,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由于地壳运动的原因,烟墩岭下突然裂开了一条宽十公分大小,一千多米长的裂缝。曾经引起了附近四乡八村的人们蜂拥参观,更引起了人们许多猜想。然而,烟墩岭在永安城乡民的演绎中,这也成了永安建城是要作为皇城的“铁证”。
    民间故事家们对烟墩岭的精彩说法是,永安城是要作为皇城的,皇城建成之后,各路神仙都赶着去各安放神位,依照规矩,安神位之前,各路神仙先要向当地的土地爷打招呼,以免中途出什么麻烦。但其中一位神仙爷匆忙中忘记了向土地爷打“招呼”,匆匆忙忙赶着给皇帝老子当贺礼的羊群就出发了。这可激恼了土地爷,当这位神仙爷连夜赶着羊群路过烟墩岭休息时,土地爷装起鸡叫,把那位神仙爷吓了一跳,以为是三更已过,误了时辰无法进城安神位,只好一走了之。留下的羊群无法走动,被土地爷变成了石头,挤在一起散落在烟墩岭上。民间故事家们言之有据:从山口到沙田方园近百平方公里范围内都没有石头,为什么独见烟墩岭上有石头,而且这些石头确实酷似羊群,一堆堆的抬头向永安城方向眺望,那都是羊群变成的。
    在民间说中,永安古城还有另外一个神奇的传说。
    传说,永安城原是玉皇大帝安排给珠乡的一座皇城,皇城建成后,将会有一个真命天子在这里建立新的王朝。因此,皇城是在一夜之间建成的。皇城建成之后,玉皇大帝命真命天子立即赶往永安皇城赴任,创建新王朝。按规矩,真命天子在赴任前要拜过八方神灵,四方土地,以确保一路顺利。但是,这个粗心的真命天子却偏偏拜漏了珠乡的土地,珠乡土地爷对此很有意见,认为这个真命天子看不起自己,有意地诸方神仙面前使自己丢面,于是蓄意要为难这个真命天了。
    却说这个真命天子领着百官和御林军马,要在三更鸡啼之前赶到皇城登基就位,由于赶得太急,在离永安城东南十里处的烟墩岭上稍作歇息时睡着了。谁知,人疲马倦间,被珠乡土地爷看见后,找到了一个报复的机会,土地爷赶紧爬上烟墩岭顶装起鸡啼。几番叫唤之后,把真命天子叫醒了,迷迷糊糊间,他以为过了登基即位时辰,无法再做皇帝了,只好急忙赶回天庭交差。留下的百官和御林军马却没有回天庭的法术,只好熬到天亮,一个个都变成了石头。
    这些民间故事多有人们的梦想与期待在内,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。但也有所提示,原来土地爷也有受贿之好,无怪乎时至今日,土地庙中总是香火不断。
而在民间民俗家口中的烟墩岭,却又是拱卫永安城的烽火台,考证有二,一是永安皇城右襟铁山港,左携英罗港、扼两广海上之通道,控交趾海路之门户,军事地势十分重要,为保障永安皇城的安全,在此建成一座烽火台是十分必要。同时,也可作皇城的瞭望台。二是永安城西北有一烟楼村,是因古烟楼建成于此而命村名的。西北有烟楼,东南有烽火台,互为犄角守望,形成烟楼监控铁山港通道,烟墩烽火台监控英罗港的呼应之势,平时可作观景,战时可作预警。山口的烟墩岭,就是这样掺进了永安古城和大士阁的神奇元素之后,带上了许多传奇色彩和民间意愿在这里组合,吸引着人们的关注和探究。
 
    仙人留痕
    在合浦沙田镇对达、上新村到永安古城一带,都是黄沙土的坡地,没有石头。但是在对达、上新村到永安古城之间,却有一块石板地,这块石板地上有两处明显的痕迹:一处似一个屁股状,一处似手掌状。这两处痕迹在当地老人的口中是大有来头的。据说是永安古城中的大士阁建好安放了观音大士的法座后,众神仙们都轮次前望恭贺参拜。这时,有一个神仙因为贪杯,多喝了些酒,一路上摇摇愰愰的误了时辰,经过对达、上新村时,听到鸡叫吓了一跳,摔下坐骑,慌忙间用手撑地以防跌倒,但由于醉意朦胧,把握不住,还是跌到地上,屁股砸地,因此留下了屁股状和手掌状的痕迹。
 
    “见血封喉”树
    永安古城内有一株据称是有了700多年树令的“见血封喉”树。这株“见血封喉”的直径有两米多,与乾江中学内的古榕树,公馆六甘村的顶天楠一起被称为“株乡三大古木”。
    “见血封喉”树又名箭毒木,因其树干流出的白色乳汁有剧毒,古时候箭毒木的汁液常常被用于战争或狩猎。人们把这种毒汁掺上其它配料,用文火熬成浓稠的毒液,涂在箭头上,野兽一旦被射中,入肉出血,跳跳脚就立即倒地而死故称“见血封喉”。多分布于云南西双版纳、海南岛等地。散见于广东、广西,是国家三级保护植物,是一种剧毒植物和药用植物。由于“见血封喉”树有如此猛烈的毒性,在当地又很少见,而这株“见血封喉”树又长在大士阁旁,因此被乡民视作神树,不时的香烛供奉,因此得以保存下来。至今成为一景。
 
    林彪指挥所
    来到永安,探访古城和大士阁过程中,遇上健谈的老人家,除了向你大谈特谈古城和大士阁的种种神奇之外,还会神秘地告诉你一个“情况”:大士阁当年在大军(解放军)渡海解放海南岛时,还作过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的指挥所。虽然林彪只在大士阁上住了一夜,但此后大士阁还一直保留着林彪用过的桌椅,只是到了后来才除去了。老人的故事言之所见,非常逼真。1951年1月,合浦确实动员全县力量,配合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做好解放海南岛的支前工作,四野的首长也曾到合浦检查,并表扬了合浦的支前工作。永安古城老人所言“林彪指挥所”之事,也成为永安古城人文的一个亮点而口碑相传。

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388号

警警
察察